武汉理工大学原副校长李海婴被控贪污等罪名受
全讯直播
阅读:
admin
2019-06-11 14:29

  昨日上午8时30分,咸宁市中级法院容纳百余人的庭座无虚席。由省检察院侦查终结后移交咸宁市检察院提起公诉的李海婴涉嫌贪污挪用、受贿一案,在此开庭审理。

  省纪委派员旁听该案,被告人李海婴原所在的武汉理工大学中层以上干部也赶到咸宁,旁听该案接受教育。

  随着公诉人的指控,李海婴利用掌握学校招生、基建工程大权职务之便,涉嫌经济犯罪的轨迹渐渐廓清。

  据检察机关指控,2000年5月,武汉工业大学、武汉汽车工业大学、武汉交通科技大学三校合并成立武汉理工大学,李海婴任副校长,分管招生。同年7月4日,该校招生领导小组会议决定对低分考生、定向生、专升本等特殊情况,在国家规定的收费项目外,根据考生分数按不同标准加收一定费用。为规避教育部对违规收费的检查,学校研究决定,要求学生将违规收费以个人定期储蓄存单的形式存入指定银行,待招生工作结束后,再分批转回学校。

  当年8月,分管招生工作的李海婴决定借用“东方”、“新高”、“新世纪”三家公司的名义,在银行开设收取招生费的专用资金账户,收取学生费用。考生凭交费的银行存单,领取录取通知书。

  招生结束后,相继有4465万余元的违规收费转入以上三家公司账上。当年11月,理工大财经领导小组对这些违规招生收费审核、清收,算出应转校金额3400余万元,余额847万余元被李隐瞒。另有440余万元违规收取的费用被李借给相关公司用于经营。

  昨日法庭上,李海婴承认自己有贪污挪用行为,但也对部分费用被定性为贪污提出异议。他说,有一笔458余万元是收取某集团子弟的“专升本”费,这笔钱在案发前曾极力想交到学校去,也跟当时的有些同志讲了,但当时正处在上级严查违规招生的当口,学生家长也曾为此闹过,“他们觉得找不出合理名目接受”。

  据检方指控称,2005年,国家审计署武汉特派办、财政部驻湖北省专员办公室、省纠风办等部门对该校违规招生收费进行检查,李海婴在几次检查中,包括对校领导均予隐瞒。直到2006年11月案发时,李已将银行账户上的这些资金分别用作他途,包括借给民营企业收取利息,“足以表明他是有意在隐瞒这800多万元”。

  据指控,早在1998年、1999年,李海婴就在学校分管招生,一些从事招生中介的人盯上他的这项权利,找他批条子开后门。

  江西的彭某曾陆续找李批条子要一些定向招生指标。2000年理工大在江西招收部分艺术生,彭某违反国家教委相关规定,以“劳动力资源公司”名义非法从事定向招生中介,并找李海婴帮忙批条子要了100多个普通考生定向指标,自己从中非法获利。

  案发后彭某向检察机关交待,为感谢李海婴在当年招生中批条子,2000年11月,彭在其住宿的武昌水果湖就业大厦房间送给李海婴18万元,后又将5万元放在李的车上。

  李海婴分管学校后勤工作时,正是三校合并之时,学校基建工程频繁,也吸引了众多开发商为争工程项目向其大送好处费。

  据指控,武汉理工大合并当年,某物业发展公司董事长程某听说该校要建公寓商住楼,就想把在附近开发的商住楼定向出售给理工大,遂安排副总与李取得联系。同年10月的一天,这名副总与李到娱乐城唱歌,送给李2万元,李答应帮忙买商住楼。

  当年10月间,这家公司工程资金困难,想将定向开发的学生、教师公寓楼出售给理工大,以尽快收回投资。程某将备好的装有20万元现金的公文包送到李的办公室,说,“感谢李校长,希望合作愉快,但有些事情还是要李校长关心。”李收下这20万元后,随后就与该公司签订合同,约定购买该公司房产金额近亿元。

  检方指控,李海婴如此利用职务之便大肆收受贿赂,总计20余笔,金额达214.5万元,另有美元2万元、港币4万元。

  昨日庭审上,被告李海婴除对部分贪污、受贿金额提出异议外,还多次提出:“无论是被定性出贪污、挪用还是受贿的钱款,我都没有用于个人家庭安排,我没有刻意腐败的主观动机。”

  他说,有许多钱实际上都用于了学校事业经费开支上,“我的本意是先收后捐,即先收下这些非法所得,然后再拿出来建设学校,参照外省同类案例,请法庭考虑给予我从轻量刑。”

  李海婴在列举上述观点时也陈述一些实例。例如,学校搞基建时曾因拆迁问题与教工产生纠纷,我就从非法招生的费用里拿出5万元,作为对教工的拆迁补偿,平息了纠纷。

  2002年,学校要求将原本分三期完工的学生公寓赶工,一期就完工,但工程方资金有压力,“我为了校方利益,将收费中的400万元借给他们,效果很好”。

  李的辩护律师称,李海婴犯案涉及有1000余万元赃款,最后配合省纪委追回全部赃款,“赃款未有用作个人或家庭,也没有给国家造成任何损失”。

  对于上述观点,检方则认为,这些例证并不足以表明李海婴未将国家财产占为己有,这些钱款的使用实际也都是他的个人安排,前期大量证据足以具备了李犯贪污挪用、受贿罪的构成要件。

  “对指控我的几项罪名,都基本属实。我没有什么多说的……”昨日法庭上,李海婴面对法官,反复表态要认罪服法。

  对于法官询问是否要依法一一举证时,他甚至说:“其实也不用对其一一作认定,我建议程序适当简化些,不必过多浪费国家的司法资源。”

  但是,接下来的细致举证中,这位昔日博士生导师的“认真”给旁听者留下深刻印象。检方出示的每一组证据,他都逐条发表看法。记者从旁听席看到,他不时从口袋里掏出老花镜戴上,一边扬起头细听,一边拿着笔快速地记记划划。

  检察官举出证据称,其非法账户上有一笔其妻子转进来的30万元账款时,他多次辩解,“妻子那时正在炒股票,我不准炒,就要她把钱转到这个账上。”

  检控官告诉他,“这笔钱根本没有算作赃款。”李则强调,“我感觉是把这笔钱可能算作了我的赃款,建议法庭再仔细加一加数额,如果查明是算重了,就要剔除。”

  当检方向李指控有多笔1万、2万元的贿款时,李海婴辩解说,“这都是些朋友间的人情往来,因为我也常常请朋友吃饭、唱歌。应该可以不算作行贿,何况他们送这些钱时也并未向我提什么要求。”李海婴最后陈述时,从被告席上站起身:“我最后要说的是,我必须认罪,甘心服刑,我坚信司法公正,期盼从轻处理。”(记者张明泉石艳宇)

  1995年9月任武汉汽工大成教学院代院长,当年12月至2000年5月任汽工大党委常委、副校长;

  2000年5月三校合并后任武汉理工大党委常委、副校长(副厅级)。曾任十届省人大代表,2006年9月辞去人大代表职务;

  2006年5月14日,因经济问题被省纪委“双规”。同年11月8日,省检察院对其立案侦查,当月25日执行逮捕。